document.write('
')

当前位置:   金科网 > 大数据 > 正文

西方决策为什么议而不决,决而不行

原标题:西方决策为什么议而不决,决而不行

决策是在多种方案中做出选择的一种行为过程。决策模式自古都在探索过程、实验和改革中。政府决策是一个复杂的动态过程,包括了对内政、外交提出问题、分析方案、确定目标、付诸实施的一系列步骤。而决策机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决策的效果。然而,在人类政治史上,完美的决策模式几乎是没有的,各种模式都有利弊,西方机制也不例外。

现代信息技术的利用,社会科学方法的普及、智库的独立运作、利益集团的游说、数据信息高效处理和法治化的监督,使得西方决策机制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和科学性。但是,任何一种决策机制,必须与时俱进地改革和升级,时代变了,机制不变,固守成规,就会落后于政治生活的新要求。

西方价值取向的片面性,导致决策容易陷入“多数人的暴政”

东西方政治伦理价值都来自“以人为本”。但是对“人”的理解有很大不同。东方价值偏重“众人”,而西方价值则偏重“每个人”。虽然西式民主决策体现多数人当下的意志,但是西方民主政治的多数人意见,不一定代表真正的多数人和后代人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仍有可能产生短视性、偶然性、临时性的弊端。“多数人的暴政”就属于此类。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曾考察过美国的民主,并对“多数人的暴政”深表忧虑。托克维尔说过,“民主政府的本质,在于多数对于政府的统治是绝对的,因为在民主制度下,谁也对抗不了多数”。

西方的决策基本原则是少数服从多数,这样就会不可避免地导致多数派对少数人群或者少数派正当权利的侵犯和剥夺,并可能做出不合理甚至会造成灾难的决策。在法国大革命期间,雅各宾派执政时期实行恐怖政策,当一个人被送上断头台时,是否对此人断头,只需要看观众是赞同断头的多还是不赞同断头的多。这种荒唐的民主,导致了大量的无辜人被杀害。

注重形式上的公平导致决策时间冗长,容易失去决策最佳时机

从决策形式上来说,西方决策属于一种类似于法律判决的过程。在法律判决过程中,法院要参照以往法律案例,还要经过推理、论断、辩论,最后才能做出判决。西方有的法案的通过和案件的判决,甚至需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因此,与法律判决过程比较类似的西方决策,也需要经过与法律判决过程较为类似的过程,而这一过程也注定是一个较长的过程,其直接后果就是西方决策的时间较长。

从决策的实质上来看,西方决策是一个决策各方达成妥协的过程。西方社会的经济社会基础,强调个人财产和个人权利的神圣不可侵犯,因此决策需要考虑到参与决策各方的利益。参与决策的各方在做出决策的过程中,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进行反复博弈,直至决策各方最终就平衡利益的方案达成共识,这就表现为最终不决策。

过分重视程序公正而导致决策执行困难

从决策的执行主体来看,缺乏明确的执行主体导致西方决策难以得到有效执行。决策在做出之后,最为重要的是要将决策落实到位。但是由于西方的决策只是以议案或者法案的形式通过,缺乏或者并没有明确指定执行决策的行为主体,很容易陷入各个部门都不认为本部门应该执行决策,从而出现互相推诿扯皮的局面,导致决策无法得到有效执行。近年来欧洲难民危机爆发以后,德国默克尔政府做出了接收难民的决策。但是德国联邦政府在做出接收难民的决策后,并没有指明为难民提供食物、住宿、零花钱的行为主体,导致德国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都认为需要对方来承担接收难民的责任。另外,难民在德国的违法犯罪行为导致德国治安状况大为恶化,也给德国地方政府带来很大的压力和沉重的负担。

从决策执行的内容来看,决策者和执行者因为利益、理念不同会导致决策执行困难。如果决策者与执行者存在理念不同、利益不符或者相悖的情况,决策执行者可能会进行选择性决策或者直接不执行,从而导致决策无法落实到位。二战结束以后,美国杜鲁门政府就走上了和苏联对抗的道路,拉开与苏联和东欧集团冷战的序幕。美国杜鲁门政府的商业部长、曾任美国副总统的华莱士认为,杜鲁门政府与苏联对抗是危险的鹰派做法,并公开与杜鲁门总统唱对台戏,导致杜鲁门政府的决策无法落实到位。

从决策执行过程来看,决策做出之后,为了确保决策能够得到有效落实,需要有专门机构对决策的进展、遇到的困难、决策最终结果等情况进行监督和跟踪。但是西方缺乏对决策执行过程进行监督和验收的机构,这导致决策部门在做出决策之后无法对决策的执行情况进行监督和跟踪,这很可能会导致决策的执行出现偏差甚至决策无法落实到位。

过分注重当下多数人的近利诉求,而忽视长远利益和决策后果的追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