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科网 > 嘿科技 > 正文

过去三个月 这三位学霸领导的团队究竟有多拼?

“未来中国互联网六强里,一定有三个学霸,一个浙大的,一个清华的,还有个南开的。”这是去年某个晚上,我和一位互联网圈内人聊天得出的结论。这三个人是谁?即使你没听说过,他们的产品此时此刻一定躺在你的手机里。比如,拼多多、抖音、今日头条、美团、大众点评,等等。首席记者 梁应杰

野蛮生长

是的,这三个人分别是毕业于浙大的黄峥,毕业于清华的王兴,和毕业于南开的张一鸣。他们分别是拼多多、美团和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兼CEO。三个人中,最年轻的张一鸣出生于1983年,最年长的王兴今年也不过41岁,四舍五入也可以算是80后。从岁数看,三个人都属于“少壮派”。

从经历看,三个人也有相似的地方。上学时都是学霸,黄峥保送浙大,王兴保送清华,两人还都有海外求学的经历。张一鸣的求学生涯倒没那么传奇,但也是软件高手,大学四年搞定了终身大事,毕业后进了微软。

其次,三人都有丰富的创业经历。在做拼多多前,黄峥做过电商代运营公司和游戏公司。张一鸣在创立字节跳动前参与创建了酷讯、九九房等多家互联网公司。创业履历最光鲜的是王兴,单一个校内网就能勾起80后的青葱记忆。

名校毕业,看过外面的世界,又有互联网创业的成功经验,三人的起步基础要远远好于马云和马化腾等前辈,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迅速崛起也并非无迹可循。当然,谁也没想到,他们能在短时间内,在巨头林立的国内互联网生态里长成谁都无法忽视的参天大树。

拼多多,2015年成立,2018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目前市值500亿美元,超过传统三巨头BAT中的百度。美团,2010年成立,2018年登陆港股,目前市值742亿美元,仅次于阿里和腾讯,位列国内互联网上市公司市值的第三位。

至于字节跳动,2012年成立,虽然现在还没有上市,但估值已经到了1000亿美元。按照他们的规划,今年将再在国外招聘1万人,届时总人数将突破10万,在员工数量上紧逼阿里和腾讯。

但真正勾起我想说这三个人和他们背后公司的,是他们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简单说,就一个字:拼!

逆势扩张

三个月来,拼多多的团队除了参与疫情救援,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对中国经济重要产业带的梳理上。和宁波、青岛、慈溪等地方政府签约,助推外贸企业在拼多多上搭建内贸平台;广东和湖北的农业农村厅和拼多多签订战略合作,解决因为疫情带来的农产品(000061,股吧)滞销问题;更大范围的合作在拼多多拥有传统优势的下沉市场,山东曹县、河南潢川县、四川通江县、新疆麦盖提县、浙江濮院镇……拼多多联合市长、县长、镇长直播卖货,直接带动当地的复工复产。

这就不难理解,从3月15日开始,在其他电商平台包裹数量复苏近六成的情况下,拼多多日均在途物流包裹数已经稳定在5000万个以上,同比去年增幅超过60%。

再来看最近被卷入佣金漩涡中的美团,疫情发生后,自1月20日至3月18日,美团平台已经新招了33.6万名骑手。疫情期间,在完成常规配送订单的需求外,外卖小哥会比工作要求做得更多一些。美团外卖公布的数据显示,一些城市的食品和生活必需品销售额飙升了400%。

这群特殊的骑士,也成为封城期间维系城市运转的重要一环。一个月前,美团外卖小哥高治晓被《时代周刊》收录成为封面人物。作者表示,如果没有这群在危险中挺身而出的外卖骑手们,很多家庭会挨饿,病人也无法得到赖以生存的物资供给。

拥有抖音的字节跳动毫无疑问是这个长假的赢家之一。数据显示,他们春节期间的活跃用户数同比增长了近39%。在满足大部分人日常消遣的同时,抖音也开始大踏步地在电商领域攻城略地,签约第一代网红罗永浩,推出支持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的“产业带商家扶持计划”。在广州十三行卖衣服的“新小晴”,用不到1个月的时间,在抖音上交出了单场销售额过百万的成绩单。而被称为抖音海外版的TikTok,在2月份的下载量突破1.13亿次,风头盖过了Facebook。

字节跳动的另一场“胜利”和在杭州的团队有关。疫情期间,一款名叫“飞书”的办公套件虽然没有取得像企业微信、钉钉这样下载量过亿的成绩,但让在2B业务向来低调的字节跳动有了可以拿出来说的资本。

过去3个月,在我的朋友圈,不断有公司老板甘当飞书的“自来水”,为这款简洁易用,又懂用户的软件站台。飞书的闪光或许能让张一鸣看到字节跳动在B端市场的可能,毕竟无论阿里还是腾讯,目前都在抢夺B端市场。

重复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