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科网 > 嘿科技 > 正文

网络直播众生相:半边海水,半边火焰(原创)

“日均带货不外亿,都欠好意思秀结果”。毫无疑问,网络直播成为今年以来互联网行业中最热的领域,董明珠、丁磊、李彦宏、张向阳等大佬们纷纷下场开直播。百度指数显示,从2020年头到7月6日,“直播”的日均搜索指数达14531次,同比增长22.6%。

6月6日晚上,直播界的“一哥一姐”李佳琦、薇娅首次同框对话,他们的“title”都是“互联网营销师”。最近,人社部等公布9个新职业信息,带货主播成正式工种,在“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增设“直播销售员”工种。


天眼查的数据显示,停止6月19日,2020年共新增直播相关企业近6千家,同比增长258%。商务部大数据监测显示,一季度电商直播凌驾400万场。

网络直播领域正迎来一片利好消息,然而,在直播一片红红火火背后,并非每家公司都受益,真实场景可谓是半边海水,半边火焰。

娱乐直播:陌陌遇阻,欢聚增长

外界对陌陌的印象是区别于微信的“生疏人社交”产物,其一度被冠上“约炮”神器的帽子,不足4年时间,陌陌就乐成赴美上市。然而,陌陌很快就脱去了社交的外衣。2015年Q3季度,陌陌上线了直播服务,没想到陌陌的这一不起眼行动,竟然改变了陌陌的“基因”。


2016年Q1,陌陌的直播服务营收达1560万美元,直播成陌陌营收孝敬最高的业务,远超会员订阅、移动营销以及移动游戏业务。2019年Q4,直播服务占陌陌该季度总营收的72%,直播已成为陌陌最重要的业务线。2019年全年,陌陌直播营收凌驾120亿元。

不外,乐成转型为网络直播平台的陌陌也遭遇烦恼。2020年Q1,陌陌的总营收和月活双双下降。财报显示,陌陌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5.076亿美元,同比下降3.5%。陌陌一季度月活跃用户1.08亿,同比下降5.6%。

其中,直播业务受到的打击最大,2020年Q1,陌陌直播服务营收23.32亿元,同比淘汰13%。陌陌在财报中提到,直播服务营收下降,主要是由于疫情敷衍用度户,尤其是头部用户的付费需求造成了负面影响。

陌陌直播业务泛起颓势早在2019年就初现眉目,2019年全年,陌陌单个季度直播业务营收增速均在20%以内,远低于2018年,显然,2019年陌陌的直播业务正在面临增长的天花板。

这一定水平上跟陌陌的主App的增长不足有关。财报显示,2018年3月,陌陌月活跃用户数量(MAU)首次突破1亿,其后,陌陌的月活用户数均在1.1亿左右彷徨,2020年3月更是创下近18个月内新低,重回2018年6月。


与陌陌相比,微信和WeChat的合并MAU从2018年3月的10.4亿增长到了12.025亿。

陌陌直播业务高度依赖陌陌主App的体现。在主App增长乏力的情况下,陌陌不得不寻找新的生机,就像当年从微信、QQ之外,重新找到“生疏人社交”一样。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视察,从2019年开始,陌陌陆续上线了8款新App,主要以社交和相机工具为主。

2019年8月底,陌陌上线的一款短视频工具ZAO短期内突然爆红,迅速登顶App Store免费榜总榜的榜首,然而,ZAO跟以往的“火一把就死”App并无二致,最终并未留在App Store免费榜前100名中。

从对眼、陌多多等产物来看,陌陌仍然想以社交为焦点,只不外在产物和玩法儿上既跟陌陌形成差异化,同时又能不停探索在生疏人社交领域的新时机。至于盈利点上,直播、增值服务、移动营销等方面,陌陌早就玩得顺溜。

可问题在于,陌陌今天的乐成很大水平上来自于主App的优势,对眼、陌多多、芒西等新App要想再次做到跟陌陌一样月活破亿,难度很是大。当下App新用户的获取成本已经横跨2011年数倍。像ZAO这样“无心插柳柳成荫”而突然爆红的概率很是低,也并没有带来足够可观的商业收益。

像陌陌这类娱乐直播产物是不是都遇阻呢?我们可以从另一家娱乐直播公司的数据举行对比。

欢聚团体2020年Q1财报显示,YY付用度户总数同比下降3.6%至400万,去年同期为410万,主要是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但欢聚团体该季度净收入却同比增长49.6% 至71.494亿元,其中,直播收入同比增长50.6%至67.563亿元,主要是由于虎牙和BIGO直播收入的连续增加。

移动端MAU方面,YY直播该季度到达4510万,同比增长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