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科网 > 嘿科技 > 正文

国家战略暨创新改革试验区: 西安入列八大试验区

        【金科网】

2015年10月12日《陕西日报》第10版

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是破解创新驱动发展瓶颈制约的关键。这是《关于在部分区域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的总体方案》中开宗明义的第一句。全国新设立的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八大试验区刚好代表着中国东西南北中五大板块。因此,作为核心城市试验区,西安再次被推上引领西部直至全国的改革创新舞台。
    9月7日晚,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在部分区域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的总体方案》。试点区域包括京津冀、上海、广东、安徽、四川、武汉、西安和沈阳,这八大试验区将担负起先行先试的重任。 
    “西安作为西部地区列入国家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的核心城市,被推到了改革的前沿,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重大发展机遇。”西安市发改委高技术产业处处长陈侃说,这不仅对于西安打造内陆型改革开放新高地、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推进西安国际化大都市建设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而且对西安市发挥优势、创新驱动、结构优化和转型升级具有决定性作用,将带动全社会改革创新事业的快速发展。 
    试验区意味着重大发展机遇 
    事实上,9月初公布《方案》之前,设立试验区早有先兆。因为十八大提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并将其摆在突出位置,搭建了一个原则性框架。之后,三中全会等对国家创新驱动战略进行顶层设计,并逐渐清晰细化。 
    2014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研究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会上,习近平强调,要抓紧出台实施创新驱动发展的政策和部署,并提出:“要研究在一些省区市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形成几个具有创新示范和带动作用的区域性创新平台。” 
    2014年下半年开始,国内多个地区已积极行动起来。今年初,北京提出将加快创建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加强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战略研究;上海则提出要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今年5月5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在部分区域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的总体方案》,明确提出在部分区域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试点将以破除体制机制障碍为主攻方向。 
    国家发展改革委高技术司副巡视员孟宪棠解释称,之所以出台该文件,是因为有些改革举措明确了基本方向,但是全面推开还有比较大的风险,需要由中央授权地方开展先行先试,“这就需要统筹谋划、系统布局,选择一些有条件的区域,在坚守底线、防范风险的基础上大胆开展先行先试,从而实现重点突破,发挥引领和示范作用。” 
    “这种区域性全面改革试验新中国成立以来只有两次,一次是深圳特区改革开放,第二次就是这次八大试验区的改革开放,这的确是一次前所未有的重大发展机遇。”陈侃表示。 
    试验区鼓励创新大胆“试错” 
    “全面深化改革总体思路中,(区域发展)一直没有具体落实的方案,都是单项推,但在部分地区,全面改革试点创新,这种整体的综合性协调改革方案,还是头一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勇提出。 
    《方案》选择1个跨省级行政区域(京津冀)、4个省级行政区域(上海、广东、安徽、四川)和3个省级行政区域的核心区(武汉、西安、沈阳)进行系统部署。 
    事实上,对于八个试验区来说,每个试验区的内容各有侧重,其中京津冀的改革试验主要着眼于区域协同发展,上海着眼于长三角核心区域率先创新转型,广东珠三角着眼于深化粤港澳创新合作,安徽合芜蚌和武汉促进产业“承东启西”转移和调整,四川成德绵和西安着眼于加速军民深度融合发展,沈阳着眼于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 
    并且,试验区域的改革试验有紧张的时间表,方案原则上规划3年,每项改革试验任务在1年内形成可推广、可复制经验。2015年底各试验区方案逐步推出,2016年,成熟的改革举措及时向全国推广,2017年后,组织开展对试验区域的中期评估,适时推广重大改革举措。 
    “既然是试验就存在成败的问题,而中改办核心的意思就是让八大试验区大胆地试错,错了再改回来,试验成功了就可以推广。”作为西安市落实《方案》具体措施制定的直接参与者,陈侃分析。 
    对于地方来说,试验区包括三方面任务,一是已明确了具体方向、需要落地的改革举措;二是已明确了基本方向、全面推开有较大风险、需要由中央授权地方开展先行先试的改革举措;三是正在探索并取得一定经验、需要局部试验和推广的相关改革举措,以及地方在事权范围内自主提出、对其他区域有借鉴意义的相关改革举措。 
    其中,地方可突破原有的制度框架,拥有大胆改革创新和先行先试权,紧扣创新驱动发展目标,以推动科技创新为核心,最大限度发挥市场配置创新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加快形成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 
    与此同时,可“暂时调整实施”有关法律法规,相当于国家层面给予试验区的一把“尚方宝剑”,可以斩除制约创新改革的各种条条框框的束缚。最充分的授权可谓是最大的支持。国家为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域建立的政策措施保障机制,意味着西安围绕创新发展的改革探索将获得前所未有的授权、拥有了更加广阔的弹性空间。 
    此次获批改革试点,对于地方的利好,关键看地方接下来拿出的申报方案,是否能既符合地方创新发展的需要,同时对全国也有试验意义。 
    试验区对西安驱动作用明显 
    据了解,这些改革试验区域获批的条件包括:创新资源和创新活动高度集聚、科技实力强、承担项目多,研发人员、发明专利、科技论文数量居前列;经济发展步入创新驱动转型窗口期,劳动生产率、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比重、研发投入强度居前列;已设有或纳入国家统筹的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自由贸易试验区等各类国家级改革创新试验区;体制机制改革走在前列,经验丰富,示范带动能力强;对稳增长、调结构能发挥重要支柱作用;重视保护知识产权工作,打击侵权假冒工作机制完善,机构健全等。而这些条件,西安都具备。 
    “之所以选择西安,是因为西安符合改革试验区域需具备的相应6个基本条件,并且绰绰有余。”陕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裴成荣介绍。 
    西安科技综合实力靠前,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密集,有着优越的研发人员、科技专利等资源,并设有国家统筹的自主创新示范区,现在正筹划申报丝绸之路经济带内陆自贸区。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中,西安作为重要支点,成为内陆战略高地,在开放过程中地位非常重要。西安在科技创新、经济实力、创新能力等方面有着大量经验和做法。 
    裴成荣介绍道,此次西安列入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将进一步加快西安的创新步伐,很多机制、措施也相应放开,西安可以放开手脚大胆尝试,会有更多的新型成果转化为生产力。伴随科研体制的创新,科研人员将更有积极性。有利于加快西安国际化大都市的建设,让更多的人带来更多的科研成果,促进开放加快发展,以及人才、市场和科技的协同发展。加快产业结构优化,让创新型企业在本地涌现,形成良好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氛围。 
    而陈侃认为西安被列入八大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国家还有一些考虑是针对西安目前发展存在的问题。 
    “正因为存在问题才更迫切需要改革。比如说,西安地处中国西部,区位优势明显,又是老工业基地,拥有雄厚的工业基础;西安还是军工大市;西安的科研力量在全国名列前茅。”陈侃说,“但是,在这样的优势面前,西安的经济总量仍然在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排名不靠前,国家选择西安来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就是希望西安能发挥优势,在一些领域能深化创新改革,形成较好的可以推广的经验。” 
    试验区需要更多“小岗村村长” 
    “这次创新改革试验对西安而言,是一次机遇,更是一次倒逼。”陈侃解读说,“我国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好吃的肉’’都吃掉了都吃掉了,‘低垂的果子低垂的果子’都被摘光了,,剩下的都是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改革本身由问题倒逼而生,又在不断解决问题中得以深化,这就相当于吃饱饭之后的又一次改革,难度可想而知。”他认为,西安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就是要通过找准制约创新驱动发展的痛点、难点,然后有针对性地寻求突破点、火力点,从而完善发展的动力系统。 
    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在今年6月份曾提出,从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建设,建设内陆型改革开放新高地,推动技术、人才等创新要素向企业聚集等五个方面着手推进,开展全面创新改革试验。 
    据悉,西安市专门成立了《西安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实施方案》起草工作领导小组,初步提出重点围绕科技创新、军民融合、产业创新发展和“一带一路”合作创新四个方面开展改革创新。该实施方案报经市政府同意后,由省政府于年底前上报国务院批准实施。 
    “西安市的方案现在已经修改到第9稿,因为涉及到方方面面,拉得很细,所以工程巨大。并且,在方案中,只要你敢提,有可行性就可以被批。”陈侃说。 
    陈侃补充,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是一项复杂的事情,这就需要有一批有着强大责任感和使命意识的人,他们熟悉某一领域,并且有着较为成熟的改革方案,他的改革方案还能使得这一领域出现突飞猛进的发展,经过论证和批准后,就可以实施他的方案。实际上,我们需要很多非常了解内情的“小岗村村长”,需要能看清问题,并有解决问题能力的有识之士,自下而上提出改革需求,推动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工作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