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科网 > 嘿科技 > 正文

外籍创业者在上海|来自美国硅谷的“洋”孵化器如何为“中”用

        【金科网】

  早上9点,位于浦东祥科路的Plug and Play(联即用创业孵化器,简称PnP)看上去有点冷清,虽然这里的企业入驻率并未饱和,但这家孵化器的总经理庞稼却神情淡定:“我们的收益并不在租金,我们在上海有50多家企业会员,已完成65个虚拟项目。”

  去年9月,这家总部位于美国的科技企业孵化器还只有庞稼一个人。如今,这支平均年龄27岁的10人团队,每个月要考察100多个项目。一家纯外资背景的孵化器,是如何克服水土问题落地生根的呢?

  图为PnP组织的中外创业者交流活动。

  从向谷歌收房租,到孵化“美国的支付宝”

  PnP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桑尼韦尔市,是一家专注于帮助创业团队快速成长的科技企业孵化加速器,曾被美国硅谷《商业时报》评为“2014 年度最佳孵化和投资机构”。PnP累计孵化、投资超过4000 家初创企业,比如Paypal(被称为“美国的支付宝”)、瑞士的Logitech和被称为智能手机鼻祖的Danger等,已在美国硅谷、中国、德国、新加坡、西班牙等地设有分支机构。

  PnP的创始人是两位伊朗裔美国兄弟,他们最早从事房地产业,为什么想起来做孵化器呢?原来,这两位富豪曾经把硅谷的一处房屋,租给过谷歌公司。仅仅6个月,谷歌从只有三四个人成长为50 多人的企业。看在眼里的两兄弟,从那时起就深谙一个道理,企业增长的价值远远大于房租的价值。于是,他们不仅出租空间,也投资一些有潜力的企业。

  投资也有很多模式,如何建立一个赢利面更大的模式呢?一次合作促成了一个平台的诞生。当时,公司受德国大众委托寻找可以合作的企业。他们一口气找了50家,大众选中5家,剩下的45家怎么办呢?公司干脆也牵线搭桥,帮助这45家企业和一些知名大企业进行了对接。由此,他们得到启发,2006年提出了“Plug and Play”的概念,Plug有“插座”的意思,他们希望建立起一个“即联即用”的平台,为大企业创新寻找研发和技术合作的小企业。

  PnP于2014 年进入中国市场,目前已在北京、上海、深圳、苏州、杭州、西安、重庆、郑州等地设有孵化加速器办公室,累计投资孵化超过80 家中国创业企业。

  “光靠政府补贴的低房租没有长久吸引力”

  22岁的David(戴维),在很多人眼里是个理想主义者。这位帅气的小伙子,是地道的上海人,8岁时去了美国,毕业于伯克利大学环境工程专业。他去年牵头组织了一个研发pm2.5传感器的跨国团队,成员来自中国、美国、巴基斯坦、瑞士、以色列和印度。戴维最初想做软件平台,但苦于找不到硬件供应商,于是决定自己来做。这个团队是PnP上海中心孵化的第一家同步跨境项目,即先在美国孵化,然后同步引进到中国来融资。

  戴维对保护环境有着非常投入和执着的热情,平时几乎不聊闲天,说得最多的就是pm2.5传感器,凡是和他接触过的人都会被他的热情所感染。他在中国逗留时一般说中文,当有强烈表达欲望,一时不知如何措辞时,才会改说英文。

  戴维非常认可PnP的孵化工作,公司的软件研发中心就设在了上海。经过团队不断研发,第二代的Pm2.5传感器,只有一枚硬币般大小。接下来,公司将在中国设立工厂,搭建一个监测有害气体的云平台。

  自落户张江的短短一年,PnP不仅对接了博世、上汽为代表的50 多家大企业,为其量身定做“一对一”路演,还成立了张江跨国联合孵化平台。就在上个月,他们组织美国、西班牙和韩国的13家企业到中国来,寻找投资人或业务相关的大企业洽谈。

  张江地区孵化器不少,怎么样才能做出自身特色?庞稼介绍,PnP上海中心虽然有总部的积累和资源,但要立足就要做出中国特色,要专注于孵化器本身的特色,否则光靠政府补贴砸出的低房租是没有长久吸引力的。接下来,他们将加大力度做跨境项目,帮助中国企业对接国外企业。不过,他也提到,一些外资企业来中国最担心两个问题一是注册时间太长,现在最快的速度也需3个月;第二个担心的问题,则是知识产权保护。他相信,如果能够解决这两个问题,一定会有更多的外资企业试水中国市场。(作者:黄海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