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科网 > 区块链 > 正文

区块101|IOST联创Terry:普林斯顿学霸的区块链理想

2020年5月15日,区块101滢哥对话IOST联合创始人Terry,在Uber和微软都做过程序开发的Terry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居美9年,回国创业,梦想是希望区块链成为世界主流。这个夏天他会在苏黎世大学开课讲讲区块链。他曾经在12年挖了几十个比特币,7.5美元卖了请朋友吃饭,其余全送给系里学生。15年用学校实验室还挖到过10000多个以太坊,结果9美元时也全卖了。

 

区块101|IOST联创Terry:普林斯顿学霸的区块链理想

提到IOST今年的“航母计划”,他表示:艾鸥科技是提供企业级基础设施的区块链平台,致力于将区块链技术推广至B端各类行业和C端各类应用场景中,持续接受与更多优质企业、政务部门以及开发者的合作,共同探索区块链技术在各行业的落地应用。
 
他自己每个月只留几千块吃饭其余定投比特币,但他觉得比特币减半就是炒作,比特币跟其他商品不太一样的,它的供需关系还没有这么硬性地决定它的价格。减半现在看起来是一个概念,并没有绝对因果导致币价的波动。

区块101嘉宾观点之Terry

关于在硅谷的工作经历

那里就像一个牧场,老板给在里面工作的“奶牛”最好的饲料,最优质的待遇,最周全的福利,还有深造学习的机会,连吃饭都有各种各样的菜系,给你“喂”得特别饱,特别安逸,然后就让你写代码,你在这种环境下面就像奶牛出不去了,吃了食物就给老板挤奶。每天只需要工作很短的时间,特别舒适,特别适合养老,但是不太适合我。

币安滢哥:接下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今天直播的嘉宾,大家都说Terry比海报上帅多了,我也这么觉得。是非常出名的IOST这个公链项目的联合创始人,要不要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两句?
 
Terry:大家好,我是IOST的联合创始人,做这个项目到现在三年多了。从刚开始回国创立这个项目,到现在主网上线已经一周年多了,生态也在逐步完善。我是一个学计算机的程序员,也就是大家口中的"码农",之前在美国待了快九年,在Uber和微软都做过程序开发。2017年回国,很快在北京自己创业,和几个好朋友做了IOST。一直到现在经历了市场的风风雨雨,摸爬滚打,至少生存下来了,后面肯定还有很多硬仗,我们也会认真备战,全力打好每一场。
 
今天很荣幸受到币安天团的邀请,能跟滢哥来做这期直播交流。
 
币安滢哥:女团,女团。
 
Terry:更正一下,女团。这种形式挺好的,我之前没有这样直播过,感觉“区块101”让每个人都能做一次李佳琦。
 
币安滢哥:在币圈有崇拜的偶像吗?每期都会问,但是他们都会说中本聪。
 
Terry:有。
 
币安滢哥:你不要说中本聪,要不我串词儿没新意,哈哈哈。
 
Terry:张首晟教授我挺崇拜的,他正好是我们的投资人,我在北京华贸还有幸见过他一次,因为他的办公室在华贸。张教授是我很敬佩的一个人,他的洞见、对我们后辈人的照顾,包括他的理念、科学素养我都很敬佩,他本身在物理界就颇负盛名,后来做区块链也很成功。

区块101|IOST联创Terry:普林斯顿学霸的区块链理想

张首晟教授

我当时有跟他讲IOST的一些想法,他会特别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并且会把他的哲学理念带进来,告诉你一些他的人生经验,确实对我们非常有帮助。他特别崇尚的理念是大道至简,他当时指出我们的系统最早设计的比较复杂,他说这种系统在这个环境下肯定不能成功,所以他帮我们做了很多删减,他告诉我们这种系统的运行必须靠一套极端简洁的原理跟算法。张首晟教授当时的很多建议,都对我们很有触动。但是非常可惜,他后来在斯坦福去世了,这是一件特别可惜的事情,我想到他的时候还挺怀念他的。
 
币安滢哥:你的梦想是什么?
 
Terry:这个挺难说的,我希望区块链成为世界主流。第一是我很希望能看到这一天:区块链的市值至少能超过苹果,苹果1万亿,区块链现在才2~3千亿美金;我也希望它的市值能超过黄金,黄金是8万亿。现在大家谈论区块链时还在说币圈、链圈、矿圈,这些词证明区块链是特别小众的,没有被人接受的。如果一个行业真正深入人心了,比如像互联网行业,我们不会说你是这个圈是那个圈,因为每个人都离不开它。我希望有一天,区块链也可以没有什么圈的概念,成为大家的日常。
 
第二是区块链的应用,所有的区块链应用都叫DAPP,叫去中心化应用,其实不该这么叫,我特别希望我们管应用就叫应用,管它叫APP,而不是DAPP。因为这个梦想很难说,所以我就结合区块链目前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币安滢哥:咱们接下来进入正题,你刚才没有说太清楚什么时间进的币圈,为什么进币圈?是有人给你介绍还是自己一股脑钻进来?
 
Terry:这个挺有意思的,简单说一下,其实就是读大学的时候,我是学计算机专业的,比特币当时对于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是很容易接触到,因为当你去玩服务器,去跑程序,去做一些优化,在网上搜各种各样这些信息的时候,很容易就可以搜到比特币这个概念。
 
2012年我读大二,有一个很无聊的暑假,我正好在实验室,当时我们实验室有很多竞争,有很多印度人,我想打败这些印度人,想征服一下老师,就玩了比特币,想给所有人创造一些很惊喜的东西。
 
那时候比特币特别便宜,我记得很清楚,只有7.5美元,一个7.5美元的东西你不会太关注它,比如你挖了一些币,想的不是囤而是把它卖了,请朋友吃个饭,因为7.5美元在美国就是一顿普通的饭钱,一顿比较好的饭也就20美元,这个东西你挖到了就消费了。所以那个时候就算有比特币也很难囤到现在。当时我们实验室每个人都在挖,挖了很多,但是一个7、8美元的东西很快就卖了。
 
币安滢哥:那个时候你们真实的想法会不会觉得它就像一个游戏币一样?
 
Terry:它可能还不如你的游戏币卖了赚钱。因为卖游戏币有一个好的游戏账号就可以了,而比特币花了那么多精力,一到两周稳定产出才10美元、20美元,只不过多吃一顿好一点的饭,就这么一个价值,所以不会珍惜。
 
币安滢哥:直播的标题是普林斯顿学霸区块链的理想,不知道你上大学的经历,还有其他跟区块链有关的联系吗?
 
Terry:我当时本科前两年是在一个叫明尼苏达大学的学校读书,那个学校在中西部,是靠近伊利诺伊的一个州,是全美最冷的。冷到什么程度呢?中国最冷是东北像黑龙江漠河,零下20度、30度。但是在那个地方会达到零下50度、60度的极寒。到了冬天,你拿着鲜花去外面走一圈,回来会发现花被冻死了,走一圈会让一束鲜花凋零。
 
但冷的地方有一个好处,就是适合搭建数据中心,因为服务器最大的问题是要散热,散热是个极其大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谷歌、亚马逊会把数据库建到极寒的地方的原因。比如谷歌有大部分的服务器在冰岛,因为冰岛特别冷,还有一些公司会把数据库建在海底。所以在这种特别冷的地方很适合建数据中心,不用花钱解决散热的问题。我当时很清楚谷歌在冰岛建一个数据库,就因为不用处理散热问题,可以每年给他们省几千万美元的经费。
 
明尼苏达州因为特别冷,所以有美国的大数据中心,有很多机器在这种寒冷的环境里跑,美国有一个特别早做大数据的公司叫Gray,当时就在明尼苏达。我在读大二本科的时候,学校数据中心有很多这种机器,可以给我们免费用。
 
我爸妈都是在大学当老师,受他们影响,我当时的梦想其实是读博士。所以暑假要是想申请一个比较好的学校就得做实验,我当时就在实验室打工,给一些教授做研究。一个好的教授会有很多学生追随他,大家都想有更好的成绩,想让这个老师看到你,这样老师才能推荐你去更好的学校读博士。
 
我们学校是一个很大的学校,一般这种大型的公立学校有很多中国人和印度人,我们实验室除了我一个中国人,其他全是印度人,并且在美国印度人特别强,他们都是做技术的,特别抱团。印度人是特别团结的一个民族,所以他们会抱团攻击我,这让我非常痛苦。有时候在实验室会发现桌子没有摆好,论文没有按照一定的要求去放置,印度人就会给全校发邮件说这个事情,还抄送给我们导师,就特别烦。
 
所以我那个暑假做研究其实就想做一点亮眼的东西,同时让导师看到我,因为印度人虽然会说,但是他可能做出来的东西并没有那么尽善尽美,这个我深有体会。因为我在"码农"这个行业非常久了,后来在硅谷当面试官,很多印度人特别会说,但是最后做的时候,把这段程序在计算机上面敲出来的时候是有问题的,所以那个暑假我想一点事情让导师看到我。
 
正好第一有人在实验室挖比特币,第二这些机器确实特别耗能,所以当时一个特别简单的问题,就是怎么样优化这个机器,也就是说在相同能耗的情况下挖出更多的比特币,或者怎么样减少耗能。为了解决这个事情,我暑假查阅了很多资料,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多机器买,我就把实验室大型的机器做了改造,自己建服务器,自己下客户端,就这样跑这个机器。经过一些研究,最后发现有一些办法,比如说可以通过优化比特币脚本去优化它的效率。
 
然后这个事情到后来做成了一个课题,被我们导师看到了,导师也非常喜欢,我因此也挖到了很多比特币。但是像我说的,由于当时比特币大概就值7、8美元,最高11美元,并且我当时做助教也有压力,大家会给实验室的人打分,我就把几十个比特币都作为礼物送给了我们系的学生,也没有在乎,因为就几顿饭钱,而且给我的学生送比特币,大家给我的分数就比较高嘛。
 
币安滢哥:他们得感谢死你了。
 
Terry:更可惜的是比特币就在学校的机器里,就忘在那儿了,因为这些机器也不是我们的,我们这些电脑也是学校发的。我记得我离校的时候把电脑归还给学校,那个电脑里面还有很多比特币,但是已经归还给实验室了。如果后来谁发现那个电脑,其实里面有很多的比特币可以挖,但是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因为太久之前的事了。
 
币安滢哥:那倒霉了。
 
Terry:但是那个时候完全没有人知道,现在比特币几千刀,当时是完全不能想象的。在当时比特币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能换两杯饮料,你不指望把这个饮料囤几年,它就能翻多少倍,那个时候根本没有这种概念。
 
币安滢哥:我没有见证过那个时候,但是我想想觉得很亏。
 
Terry:哈哈哈,很后悔,但是我后来又做了很多很后悔的事,最后发现都是很难避免的事。
 
币安滢哥:还有什么后悔的事?
 
Terry:我再举个例子。因为本科的时候我每个暑假都给教授打工做研究,这样积累了很多研究经验,再加上大部分时间都在读书,所以教授比较喜欢我,就把我推荐到了比较好的大学读研究生,所以我当时去了普林斯顿大学。

区块101|IOST联创Terry:普林斯顿学霸的区块链理想

上一篇:巩富文委员:抓紧制订区块链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