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当前位置:   金科网 > 区块链 > 正文

李俊山:区块链与组织变迁

2018年7月27日,牛津大学博士后、区块链哲学思考者李俊山博士先生在DAGA | Blockchain & AI (核心群)做了专题分享,主题为:区块链与组织变迁。以下文字根据讲座的语音整理,已经过作者审核。



李俊山:区块链与组织变迁

▲李俊山:牛津大学博士后、区块链哲学思考者


大家别把今晚的交流当上课,就当兄弟姐妹间的闲聊天,彼此没压力,区块链行业没有大咖,只有先行者。

OK,开始。

各位朋友大家晚上好,很高兴大家在晚上,周五拿出宝贵的时间我们一起来交流区块链的话题,前两天老郭邀请我分享的时候,我还在想,因为我平常就在跟老郭有很多共同的群里边儿,我一直也在看老郭在做什么,严格来讲,老郭邀请我的时候,我还是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我平常呢,可以这么说,我在区块链行业还算是一个新人。我是在2016年10月份的时候才正式的接触区块链,相对于很多其他的人呢,我可能还算是一个半新不旧的人吧。

就是今天晚上呢,我们就是作为朋友间的聊聊天,扯扯淡,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这将近一年半以来对区块链的点滴的认知和想法。


一、认知的变迁


我简单地跟大家汇报一下,我这边呢,是2000年10月份来的北京作研究生毕业论文,03年呢,开始折腾创业。然后06年,我参加了赢在中国就一直在折腾创业。一直到了2014年的时候呢,我就开始做第三次创业,时间来讲呢,我的创业呢,跟区块链没有特别大的这个关系。我本硕连读呢,学计算机的,后来呢,学了管理,又后来呢,读了这个领导力。可能是因为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因吧,我自己一路走来呢,也是不断地提升认知,实际上,今天晚上要跟大家分享的区块链组织的变迁,更恰当的来说是认知的变迁或者是认知的提升,可能会更好一些。

每一个人,可能1000个人呢,踏入区块链行业都有1000个理由。我这边儿呢,也不例外,我给大家讲几个小事情。看你有些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叫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就是事故,2000年的12月份的时候,当时呢百度在北京大学南门,它连进北京大学的门进行校园招聘的资格都没有,它当时的人力资源总监应该姓崔,然后呢我是学信息管理这一块的,以前呢,也就是比如说逆时,mrp2,mrp,erp2啊就这些系统。百度,以前是不想做搜索的,它是做企业级搜索应用的,长话短说,我就没有干,因为当时它只有六七个人。

我是1978年的,95年上的大学,我那个时候父母对我们的期待是哪怕你不进就是说政府机关,你至少得去一个万人的国企。认知就是这样,然后呢,我怎么可能去一个七人的一个就是几十个人,十几个人的一个公司呢。当时啊,百度的这个经理还跟我讲说他们未来啊,创始人怎么怎么牛,未来可能会在美国的,比如说美国的硅谷啊又是华尔街的。你记住所有能上市的,他说的我人生之中22岁第一次听到一个词“股票”。可以负责任的讲,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因为我家上数三代,没有一个人是从事金融的。我老家是辽宁丹东的,东北的一个小城市。

然后他还跟我讲硅谷啊,华尔街啊,不瞒你说,我当时就想的是什么呢?我连中关村都没混明白呢,你跟我讲什么硅谷啊。所以说,认知就是这样,然后紧接着就是第一次啊就是跟股票擦肩而过,第二次呢,是03年,我的QQ号呢,全是5位的。因为最早的时候呢,,我是给腾讯做培训的,因为我以前在用友工作,我的工作呢,就是给各地的企业的老板洗脑,也不能叫洗脑吧,同频吧,达成企业信息化的这种共识。因为我当时见的比较早的中国的CIO俱乐部。然后03年的时候,我就到北大去上学了,然后这个时候呢,因为腾讯的朋友呢,欠我一个人情。他就想邀请我到腾讯里面去上班,然后当时呢,我就不想去,因为我当时要接着上学嘛,然后呢,我有一天,我接到腾讯的面试的通知,当时腾讯呢,在南理事路上那个地方。然后我就去了,当时因为工资的问题没有谈拢,为什么呢,比我当时在用友的税后工资15000还少了一些,我就觉得收到了羞辱,我觉得你可以不找我,但是你不能羞辱我。任何不以涨工资为目的的跳槽都是耍流氓,就是腾讯你腾讯可以不找我,但你不能这样羞辱我,我当时就这么认为的。然后呢,到了后来这人力资源部呢,就给我说,小李,我们公司快上市了,我们现在要做大利润做小成本。说你这个岗位,它当时看你要招一个频道的小组编,然后你这个岗位呢,能给你十八万股。我当时是什么感觉,如果你要是给我十八万人民币,我马上就来,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然后呢,结果就这么过了,大家都知道腾讯的股票,在经历了红包大战之后,达到了700港币每股,这样是不是就实现了王健林说的一个小目标。也就是说,这是2000年和03年,这个百度和腾讯就是这样。其实当时想来我一点儿都不遗憾,现在想想呢,也不遗憾。人呢,永远是为未知买单,就是说在我的人生当中,我对金融就是极其的不敏感,就是我没认为股票这东西有多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