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科网 > 人工智能 > 正文

约瑟夫·奈:美国明明手握王牌,又何必对中国如此歇斯底里?

✪ 约瑟夫·奈 | 美国前副国务卿、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

✪ 常逸昆 编译

【导读】当地时间7月21日下午,美国政府要求中国政府在72小时内(即当地时间周五下午4点前)关闭驻休斯敦总领事馆,并撤离所有人员。北京时间7月2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美方此举进行回应,称“这是美方单方面对中方发起的政治挑衅”。此事件目前还在持续发酵过程中,并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作为美国前助理国防部长兼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以及前副国务卿,本文作者约瑟夫对中美两国的战略实力以及美国的对华战略进行了损益分析。作者认为,中国在经济、军事、软实力等领域取得了突出性进展,但仍没有打破美国的相对优势。美国则在地理区位、人口结构、金融实力、关键技术等领域占据战略优势。作者认为,美国手里握有王牌,但是外交上的歇斯底里不仅不会助推美国的战略发展,反而会适得其反。中国无意推翻现有的国际秩序,而试图在多领域与其他国家展开深度交流与合作。美国的开放性本是其战略优势,但是现有的对华战略使得这一优势的未来风雨飘摇。作者认为,过分恐慌和“凡事都往坏处想”可能不会有助于美国的战略平衡,建构一种基于合作-竞争的中美关系发展模式才是正道,但这将是对美国领导人的重大考验。

本文原发表于美国国防大学《棱镜》季刊2020年第8卷第4期,转自“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供诸君思考。

不可忽视的趋势

2020年2月召开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使中国成为世界范围内最受关注的国家。与之相比,西方衰落的声音却甚嚣尘上。然而,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和蔓延,中国的优势和弱点也体现得非常明显。

除了新冠疫情引发的危机外,美国还面临着一个更大的挑战,即如何制定一项恰当的对华战略来遏制中国崛起。“西方衰落论”是老生常谈。早在一个多世纪前,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就曾对西方衰落发表过见解。冷战期间,为数众多的美国学者和政治家出于对苏联的恐惧,始终秉持衰落主义的观点。但最终却是苏联率先解体,对此,许多人宣称这是西方的胜利。弗朗西斯·福山在其1992年出版的《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中写道,人类已经达到了“意识形态进化的顶点,而西方的自由民主政体将作为政府的最终形式得以普遍存续”。几年后,塞缪尔·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中发表了悲观的预言:“中国的崛起及其日益自信,将给21世纪初的国际稳定带来巨大的压力。”如今,中国崛起已经成为人们的普遍忧虑。鉴于此,2017版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聚焦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大国竞争。

从历史角度来说,本世纪我们并不是在见证亚洲的崛起,而是在见证亚洲的复兴。西方文明直到16世纪才孕育成熟,而在19世纪以前,亚洲(印度、日本和中国)拥有世界一半以上的人口和财富。直到20世纪,亚洲人口仍占世界总人口的半数以上,但其在全球经济中所占份额已降至20%。与此同时,欧洲的工业革命及其对海洋的控制使其迅速成为世界中心,其霸主地位一直延续至一战结束。我在10年前就已经说过,21世纪将见证亚洲的回归,但亚洲不是只有一个中国。亚洲内部有着自己的力量平衡,许多亚洲国家欢迎西方的存在,从而确保自身不被中国支配。

美国在19世纪末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但其真正能够对世界力量平衡产生重大影响还要追溯到一战后。由于美国未能把握住机会,在20世纪30年代又重回孤立主义。直到二战后,在富兰克林·罗斯福、哈里·杜鲁门和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的努力下,美国才得以避免重蹈孤立主义的覆辙,开创了后来成为西方自由秩序的制度。

部分当代现实主义者认为,中国崛起预示着一场撕裂世界的冲突,就像1914年欧洲的分裂。格雷厄姆·艾利森曾警告说,“修昔底德陷阱”将使类似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历史得以重现。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的原因,正是雅典的崛起及其给斯巴达带来的恐惧。尽管艾利森援引的案例和数据遭受质疑,但他的观点不失为一个有用的预警。战略家必须关注中国崛起。

对中国实力的再评估

高估或低估中国实力的做法均不可取。低估容易助长自满情绪,高估容易滋生恐慌心理,而这二者均会导致误判。一项成功的战略需要进行细致的净评估。目前,大多数持悲观态度的预测都是基于对中国实力的夸大和对西方弱点的放大。部分观察人士警告称,中国崛起意味着美国时代终结,但这一点还远未明朗。然而,如果不能成功应对中国崛起,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可能会面临灾难性后果。

一、经济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