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科网 > 人工智能 > 正文

亏损十年,沃森医生终弃疗

亏损十年,沃森医生终弃疗

vb动脉网

vb动脉网

· 7小时前

微信扫码

16.9k

4

IBM弃子Watson Health。

播放

暂停

亏损十年,沃森医生终弃疗

00:00 13:29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vb动脉网

2月18日,华尔街日报传出消息,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正在思考如何帮助IBM脱手Watson Health。接下来,Watson可能被出售给私募股权公司、医疗行业企业,或与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合并。行至此处,IBM实属无奈。

简述Watson Health的发展史,最早可追溯至2011年。那年,拥有一定自然语义分析能力的IBM 将医疗作为人工智能科研转化的核心,开启了Watson Health的漫漫旅程。整个AI的训练过程中,Watson先后师从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SK)、妙佑医疗国际(Mayo Clinic)、奎斯特诊断公司(Quest Diagnostics)等全球知名医学研究机构。放在国内,这称得上是帝皇级的待遇。但直到故事结尾,Watson还是没有成为一介名医。

2017年与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肿瘤中心合作破裂是整个梦想幻灭的关键转折:为了培养IBM想象中的虚拟医生,MD中心全额支付了IBM 6210万美元的研发费用,待海量资金烧尽之后,Watson仍然无法有效应用于临床,而本已存在资金问题的MD中心更是深陷财务泥沼。

至那以后,受挫Watson便启动了多次大规模裁员,在衰落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今日再谈起Watson,国内一名涉足于此的经销商不愿多言,只是透露道:“这儿的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一个失败的产品。”

从举世瞩目到黯然消亡,Watson生存于医疗领域的十年是医疗AI发展的缩影。烧掉数百亿美元,Watson到底为我们买来了怎样的教训?

十年耕耘,Watson到底做出了什么?

回到Watson进入医疗领域那一年,当IBM 为其立下远大前程后,它接触的第一个老师便是大名鼎鼎的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老师的专业决定了学生的能力,以肿瘤治疗著称的MSK自然主导了Watson的风格;加之IBM自身转变为“认知解决方案云平台公司”,Watson被要求成为一名“用下一代 AI认知技术应用于癌症治疗”的虚拟医生。

顺着这一图景,IBM Watson Health先后开发了三个独特的癌症治疗解决方案,辅助全球各地的医生对患者进行诊治,分别是Watson肿瘤解决方案(Watson for Oncolgy);Watson临床实验匹配解决方案(Watson for Clinical Trial Matching)与Watson基因解决方案(Watson for Genomics)

三个方案名字讳莫如深,但内容理解起来很简单。第一个Watson for Oncology是IBM卖得最好的产品,意在为患者提供多种治疗方案,并可扩充肿瘤专家自身的专业知识;第二个Watson for Clinical Trial Matching 用于帮助药物临床试验寻求合适的患者;第三个Watson for Genomics 则是用基因测序技术,对肿瘤进行精准治疗。

IBM对于AI的洞察力毋庸置疑,即便放在今天,这三个目标仍然是AI应用的主要方向,也依然极具挑战。因此,问题还是出在产品本身。

AI之内:有限的市场与缺失的逻辑

先谈最为重要的Watson for Oncology,这是一个类似于单病种CDSS的产品,意在给定患者文本及影像信息,结合Watson已经学会的知识(包括乳腺癌、肺癌、直肠癌等13个癌种)进行多轮判断,最终输出结果,其具体处理逻辑如下。

亏损十年,沃森医生终弃疗

在实际之中,Watson的诊断流程大致可分为四步,分别是:

1. 输入医疗记录,将患者多个时间节点的诊断数据输入系统,包括结构化数据(电子病历等)和非结构化数据(影像等);

2.分析医疗数据,检索已有知识图谱,并对输入的医疗数据进行查找与分析,最终为每一位患者提供多种可能有效的治疗方案;

3. 方案排序,按照可信度指标为各种治疗方案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