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科网 > 虚拟现实 > 正文

梵高名画3.77亿元 生前只卖出去一幅画(图)

  本报记者 王磊 童薇菁

  梵高的“价值”

  1998年11月,《没胡子的自画像》,7150万美元卖出。

  1990年5月,《加歇特医生肖像》以825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日本收藏家。  

  1987年11月,《鸢尾花》以5390万美元卖出。

  1987年3月,一幅《向日葵》以3950万美元卖出。

  苏富比拍卖行11月5日发布信息:梵高《雏菊与罂粟花》以含佣金6180万美金(合人民币3.77亿元)拍出,并为亚洲私人藏家收藏。消息一出,立刻有人挖出买家是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说他是藏家圈里的“大哥级”人物,还有人算出3.77亿元换成一百元面额的人民币将重达4.33吨。

  八卦喧嚣似乎淹没了作品以及梵高本身。稍稍留意苏富比发布的短消息,就能发掘其中巨大的信息量:此前,那幅成交价7150万美元的油画《没胡子的自画像》,是梵高1889年创作的。蓄须的他在作画时将自己想象成没有胡子的样子。而“亚洲私人藏家”的身份,也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日本商人斋藤良平以8250万美元买下了梵高最贵的油画《加歇特医生肖像》。画中的保罗·加歇特医生是治疗忧郁症的专家,他被梵高的弟弟提奥请来照顾曾经发病到割耳朵的梵高。斋藤良平去世时想将画作当做随葬品,最终,该画被奥赛博物馆收藏。

  《雏菊与罂粟花》的背后则是梵高一生困顿的写照。梵高知道静物画最受买家欢迎,所以想画一幅卖掉。画中的花朵据说是来自奥维田边的野花,距离梵高墓地不远。如今是藏家和拍卖市场宠儿的梵高,据说生前只卖出过一幅作品,他的绘画并不为当时的人们所理解。就连做艺术品商人的弟弟提奥,也坦陈梵高的画没有市场,虽然他始终相信有一天有人能理解梵高的艺术。文森特·梵高这个在到达自己绘画生涯顶峰时自杀的“生后大师”,一直有着孩童般的信念:他要用绘画令观众大开眼界,敞开胸怀。而他就像写给提奥的信中一样,似乎总在追问:“在大部分人眼里,我是怎样的一个人?无足轻重?行为古怪?令人生厌?‘万千俗人中最俗的那一个’?”

  穷困潦倒的大师,生前只卖出去一幅画

  “在你心中谁是一个饱受折磨的疯狂的艺术家?”英国历史学家、《纽约客》文艺评论作家西蒙·沙玛为纪录片《艺术的力量》撰文时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只有一个答案,实际上也只有这么一个答案——文森特·梵高。”

  高辨识度的个性和充满争议的行为举止,以及后世对其的演绎,是一张大小不及4张A4纸拼在一起的油画《雏菊与罂粟花》,值4.33吨百元大钞的原因。“梵高几乎95%的作品都进了博物馆,能够流通买卖的作品实在太少。更重要的是,几乎每张梵高的作品都能和他的活动有所对照,找出故事。”曾任苏富比20世纪中国艺术主管的李亚俐说,相比《加歇特医生肖像》、《没胡子的自画像》成交价8250万美元、7150万美元,《雏菊与罂粟花》符合业界的预期。有意思的是,这3幅油画都是1889年至1890年创作的,属于梵高创作巅峰期的作品,背后的故事也十分耐人寻味。

  和很多人印象中割掉自己耳朵不同,梵高割掉的只是自己的耳垂,同时,他也不是始终处于恍惚状态——在拍卖市场成交价超过2亿美元的这3幅画,让人看到了梵高潦倒生活中无奈的一面。1889年的《没胡子的自画像》,是梵高最后一幅自画像,这是他给母亲70岁生日的礼物。梵高不算一个让家里省心的孩子,他当过牧师,不过因为过于狂热而丢了工作,搞艺术之后则和妓女生活在一起,生活费只能由弟弟提奥接济。为了让母亲对儿子的健康放心,梵高决定送一张自画像给她,当然画面中的梵高要比现实中的更健康、年轻、整洁,并且刻意没有画上自己标志性的暖黄色的胡子。但是,最终梵高并没有把这张画送给母亲。《加歇特医生肖像》的模特加歇特,则是弟弟提奥请来给梵高治疗精神问题的医生,他对艺术也有研究。对比加歇特的照片,梵高的这张肖像算是很逼真的作品。《雏菊与罂粟花》是梵高为了赚钱画的静物,色彩相当浓烈,似乎对市场有所妥协,但是依旧没卖掉,只能算作诊疗费的一部分送给了加歇特医生。

  几乎每幅作品都充满了可说性,这就是梵高。自杀时不过37岁的梵高,因此成为学术圈、文艺圈、拍卖圈追捧的“全能偶像”。

  梵高变了还是看梵高的角度在变

  既然梵高有如此之多的故事,那么梵高在世的时候为什么火不起来?事实上,梵高的画风几度转变,在成为后印象派代表人物之前,他的画作并不光鲜,所以市场并不好,他弟弟提奥说,梵高的作品沉重阴郁,乏人问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