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科网 > 物联网 > 正文

从语音产业拓荒者到人工智能国家队 科大讯飞是如何炼成的

  编者按:《创新100》是搜狐科技在2020年推出的一档全新深度栏目,关注科技领域的创新,主要围绕人工智能、5G、大数据、芯片等技术创新,以及新零售、在线健身、云办公等商业模式创新。

  《创新100》将通过可视化的数据榜单、深度视频访谈、系列选题策划等内容形式,同时,结合即将举办的线下大型活动,聚焦最有科技力、创新力的百家公司。

  【创新评析】

  成立二十多年,科大讯飞(002230)从中国语音产业拓荒者,最终成为行业领军者,也是首批人工智能国家队,位居中国智能语音行业老大的地位。2019年科大讯飞营收首次突破百亿,同时实现人工智能战略从1.0到 2.0阶段的跨越,开启了新的商业化征程。

  技术方面,科大讯飞坚持“顶天”策略,深耕语音领域,构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体系。目前,科大讯飞以感知智能+认知智能为两大研究方向,在语音合成、语音识别、语音评测、图文识别、机器翻译等多项核心技术方面走在前列,在国际赛事中获得近30项冠军。

  商业模式方面,科大讯飞确立“立地”策略,坚持聚焦刚需赛道,基本形成2B+2C双轮驱动的模式,成为业内少有的同时布局两端业务的AI企业。物联网给AI带来更大的想象力,而科大讯飞也在积极搭建生态,力图在未来的市场中获得更强的核心竞争力。

  提到1999年,人们想到最多的是如今统治中国互联网江湖的BAT,他们都在这一年成立,阿里十八罗汉的创业故事更是为后人津津乐道。但这一年,还有一家远离互联网中心的公司落地——合肥的硅谷天音,也就是科大讯飞的前身,一家脱胎于中科大实验室的创业团队,同样是十八个人的班底,带头的是当时尚在中科大深造的刘庆峰。

  他们选择的创业方向是当时看起来并不热门且国内市场基本被国际IT巨头垄断的语音领域。科大讯飞扛起自主研发的大旗,一家从民房里走出来的“草台班子”最终成长为人工智能国家队。

  同时,科大讯飞也完成从技术到商业、从实验室到市场的蜕变,蹚出了一条2B+2C两条腿走路的商业化路径。对于当下的AI行业来说,科大讯飞无疑提供了一个技术商业化路径的样本。

  “一路走来,我们都是用技术顶天产业立地的方式来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很多人在模仿我们,但我们从来没有被超越。” 在本月初的新品发布会上,科大讯飞轮值总裁胡郁说到。

  不过,相较于当下人们对AI的追捧和想象,20多年前人工智能才刚刚从低谷中走出。1997年,IBM的计算机系统“深蓝”战胜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再次引发行业关注。科大讯飞由此踏上人工智能的第三波浪潮,并实现了人工智能战略的跨越。

  但在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国内外互联网科技巨头又纷纷布局AI赛道的竞争情况下,科大讯飞又该如何继续实现“用人工智能建设美好世界”的使命?

  实验室走出的团队

  科大讯飞的创业经历,是个典型的中国技术创业故事。2000年前,中文语音几乎为国外公司垄断,微软、IBM等国际知名企业纷纷在国内建立中文研究院。

  彼时中国的语音技术研究多还停留在实验室阶段,科大讯飞的成立就离不开中科大电子工程系的“人机语音通信实验室”。当时该实验室的导师是中国语音界泰斗级教授王仁华,刘庆峰本科时就加入这个实验室搞研究。

  1998年刘庆峰牵头的中科大团队在国家863计划支持的语音合成技术项目上夺冠,其在该项目的评测被专家组认定为初步达到实用化水平。这让刘庆峰产生了将研究成果产业化的想法,为此他还拒绝了微软奖学金。

  于是,刚从中科大研究生毕业的刘庆峰加入了创业浪潮,还拉上中科大实验室的同门师兄弟,搭建起18人的班底,在租来的民居里于1999年4月成立硅谷天音,年底则更名为科大讯飞,后来其还获得联想和复星的投资。

  语音是典型的交叉科学,涉及到声学、语言学、计算机工程处理等多领域,和人工智能一样,属于技术先导型产业。如何在被巨头垄断的市场中抢得发展机遇?科大讯飞的做法是通过自主创新实现技术突破,构建源头技术壁垒。

  “只有依靠创新实现核心技术领先,才有可能在激烈的竞争中立足、生存、发展。”刘庆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创新就是科大讯飞的生命线。在All in语音技术,坐了多年冷板凳后,科大讯飞从中国语音产业的拓荒者最终成为领军者。

  2014年科大讯飞又启动针对高级人工智能的“讯飞超脑”计划,并形成以感知智能+认知智能两大研发方向,在语音合成、语音识别、语音评测、图文识别、医学影像、机器翻译、自然语言理解等多个自主研发的核心技术方面,实现了对人类水平的多次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