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科网 > 物联网 > 正文

共享衣橱到底能不能实现_安徽朗坤物联网

随着“共享”概念的火热,共享和产品的组合成了一种商业模式新形态,而共享衣橱也是其中之一。笔者结合它的发展现状分析,发现共享衣橱仍有几点不足亟待完善。

共享衣橱到底能不能实现

2014年~2015年左右,共享经济的浪潮风靡全国,发展到今天,共享单车的竞赛已经落下帷幕,但是在不少细分领域,不少共享模式还在运转,共享衣橱就是其中之一。

比如说在2018年9月7日,共享衣橱类平台“衣二三”再次斩获阿里巴巴集团的战略融资,更是在12月入选《2018中国新消费产业独角兽榜单》。

2014年女神派的面世,共享衣橱的概念也逐步普及开来。

2015年,衣二三上线,采取的是会员包月制,会费为499元/月。在三年的时间里,衣二三前后获得阿里巴巴,软银中国资本、红杉中国,IDG资本、金沙江创投、真格激进等顶级投资机构的投资,累积融资额达到数亿美元。

此后,多啦衣梦、魔法衣橱、那衣服等多家国内本土服装租赁平台也纷纷冒出。

共享衣橱迎合了消费主义的现实。

鲍德里亚认为,消费主义通过符号、编码和稀缺制造出来的暗示性结构意义和符号价值,激发着人的消费欲望,这是一种“深层次心理筑模的下意识统治和支配”。

他认为消费社会中消费主义的本质是通过伪自由感、伪平等感对所有人进行意识形态的支配,而人们在灯红酒绿的幻象与景观中愉悦与麻痹自我。

因此,有人说,当代年轻人一方面沉迷于“剁手”的感官愉悦,另一方面遭受着商品高溢价和自身低购买力的痛苦。某种程度上,共享衣橱是一种减轻这种痛苦的折中方案。

所谓共享衣橱就是在线租衣,你可以花一点点钱包月,以类似在线购物的方式选择想穿的衣服。以较低的租用价格让更多消费者可以不断租用享受新款时装,而消费者既可以通过“租”这种拥有而不占有的形式取悦自身,又不会因为购买力透支而倍感痛苦。

看起来,这似乎是对人们消费需求的一种较好的迎合与满足。但共享衣橱的发展现实似乎并不容乐观。

衣二三发展到现在已有几年时光,虽然获得诸多资本青睐,但是用户体量并不大。

经过行业的洗牌,剩下的共享衣橱产品已经进入到了红海。目前还在进行资本角逐的产品有女神派、衣二三、衣库、托特衣橱等。而多啦衣梦、魔法衣橱、爱美无忧、有衣、那衣服等不少品牌已经停止运营。目前国内的共享衣橱品牌仅剩不到5家,共享衣橱还有没有戏?

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从共享衣橱的商业模式与用户需求谈起。

不是大众刚需,但匹配细分市场需求

在笔者看来,这种衣服租赁共享文化,会基于女性市场越来越强大的租衣需求而存在。

要知道,美国共享衣服之所以能够流行也与其消费土壤相关。在美国,二手市场的消费文化成熟,租借衣服非常普遍;但在国内,随着季节变换、流行色迭代,女性换购衣服的需求一直很强劲。

对于中美的女性来说,有一件事情是不变的,女性衣橱里永远缺少一件漂亮的衣服。但是从经济层面而言,白领的收入限制了它们不停换新衣服的欲望,所以,偶尔性的共享与租赁也可以说是一种比较强劲的隐性需求。

不过,在共享衣橱方面,它的共享维护成本是否足够低,多次租用后是否依然可以使用,以及是否有足够的市场和使用频次方面依然还存在不确定性。

当然,对于收入高的群体来说,大多倾向于直接买下来而不屑于跟他人共享一件衣服,也比较也会担心感染疾病等风险。因此,对于共享衣橱这类产品的共享,它要占有市场以及扩大市场规模,首先需要占据用户心智并且改变用户的观念。

但事实上,人们可以共享单车、充电宝等非私用性的刚需类产品;但是对于衣服等私用性较强的物品来说,人们对私密贴身物品分享的观念尚没有形成。

也就是说,人们对于私密性以及提升生活标准上的物质上的奢求,更多是愿意购买而不是租赁。对于需要穿在身上的物品,大多数人可能还是不愿意与他人共享。即越私密的东西就越不愿意与他人共享。

也就是说,共享衣服它并没有网约车、单车等物品的刚需属性,它更多是一种来自细分市场的偶发性的临时需求,在部分情况下,B端的租赁的需求是成立的。

比如旅行拍照、婚纱、演出服、晚礼服以及特殊制服、毕业生面试等场合,它依然存在一定的需求——当人们对衣服款式、数量的需求大于实穿性、材质的需求时,依然会选择共享衣橱。

因此说到底,共享衣橱不符合大多数人对衣服的追求与理念,但是匹配细分市场的需求。

商业模式的风险

从商业模式来看,当前共享衣橱的模式多为B2C和B2B2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