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科网 > 新鲜事 > 正文

高墙内的特殊战“疫”:上一次班,30天后才能回家!

“疫情防控重点单位现已实施封闭式管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后,南通市看守所门前竖起了一块显眼的警示牌。这里平日本就大门紧闭,疫情来袭会是理所当然最安全的地方吗?警示牌的背后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2月13日,记者来到这里一探究竟。

高墙内的特殊战“疫”:上一次班,30天后才能回家!

不同寻常的勤务
办公区先隔离15天,再入监区工作15天
疫情爆发后,网上流传这样一句话,大意是监管场所最安全。四面高墙之内,病毒是否真的难以入侵?
“其实不然,防疫压力甚至比外面更大。”南通市看守所所长成建说,监所虽然环境封闭,但人员集中,加之每天在押人员都在流动,病毒一旦流入,后果不堪设想,需要更加严格的防控措施,“事实上,我们的防疫标准要高于社会面工作标准。”
根据要求,疫情防控期间,南通公安监管部门实行3个三分之一勤务模式,即监管场所全部工作人员分为3个班组,第一班组在监区工作15天,第二班组同一时间在办公区隔离15天,第三班组在家休息备勤,依次轮换。

高墙内的特殊战“疫”:上一次班,30天后才能回家!

2月2日早上8点,召开第一批封闭式管理执勤民警、辅警动员誓师会。
“办公区隔离15天才能去监区工作15天,每个民警相当于连续封闭工作30天才能回家,这对民警和单位都是极大的挑战。”南通市公安局监管支队政委胡栋云坦言,原本监管场所的警力就捉襟见肘,要运行3个三分之一勤务模式,实行更加严格的封闭式管理,是一个紧急又棘手的艰巨任务。
如何确保监所安全的同时,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南通市公安局统筹下,监管部门从内部挖掘潜力,将监管支队、南通市拘留所、南通是第二拘留所、南通市戒毒所的工作进行通盘考虑,将警力最大限度向看守所倾斜。
2月2日,包括成建在内的首批民警和职工开始了这一勤务模式。鲜为人知的是,作为“领头羊”的成建,此时母亲和岳父都因患脑卒中住院,他分别找了亲戚帮忙照料。“两个老人同时病重,说没有牵挂那是假话,这个春节又赶上疫情,我这个所长都退了,那又谁上?”成建说。

高墙内的特殊战“疫”:上一次班,30天后才能回家!

对来所人员一律进行测量体温、登记。
不分内外的管理
对办案民警也一样“提防”
防疫期间,公安机关打击犯罪的脚步从未停止,甚至开展系列严打涉疫情犯罪行动,监管场所虽然内部防疫措施到位,但不可避免会出现办案人员、新收押人员以及在押人员出所辨认、就医等情况。
“防控措施不分‘内外’,对办案民警我们也一样提防。”主抓监区安全的南通市看守所副所长邹峰说,南通市看守所已经保持22年安全无事故,这张“名片”不能丢。为了避免与办案人员的接触,他们专门改造窗口和审讯室,通过软玻璃进行物理隔离。

高墙内的特殊战“疫”:上一次班,30天后才能回家!

封闭式管理期间收押关口前移,先行在接待大厅询问身体状况、活动轨迹后办理收押手续,窗口也都加装了软玻璃。
今年35岁的李皓琼来自青海,是南通市看守所的窗口内勤。1月31日,得知单位将实行封闭式管理,李皓琼立马联系父母从老家赶来,帮忙照顾7岁的儿子。“所里女警本来就少,多数家庭情况特殊,我家这点困难不算什么。”李皓琼主动报名参加了首批执勤,平时她除了做好本职工作,还主动代办案单位送达各类法律文书、办理换押、刑满释放等手续,保障诉讼活动顺利进行。

高墙内的特殊战“疫”:上一次班,30天后才能回家!

窗口接待民警李皓琼代办案单位送达文书签字。
针对新收押人员,南通市看守所增加了测量体温、近期居旅史排查等流程,对存在异常情况的还需进行进一步检查和核酸检测。“如果隐瞒敏感地区及人员接触史的人员一旦进入监区,存在巨大风险。”邹峰说,为了把好收押关,每名新收押人员入所时他都必须在场。新收押人员入所后,还必须先在特定监室进行隔离观察2周,所医每天检查,隔离期满情况正常的再安排到普通监室关押,“凡因辨认、就医等出所的,回来后一律按照新入收押人员的标准进行隔离观察。”

高墙内的特殊战“疫”:上一次班,30天后才能回家!

所医每天对监区进行全面消毒。

高墙内的特殊战“疫”:上一次班,30天后才能回家!

此外,为了保障疫情防控期间刑事诉讼的顺利进行,南通市看守所还专门开辟了一间设施齐全的远程视频审理室。2月7日下午,全国首起防疫物资诈骗案以视频审判的方式开庭审理,被告人张某戴上口罩、手套等,在南通市看守所通过实时视频远程参与庭审。
必须胜利的战疫
克服困难,坚决把疫情阻击在监墙之外
“妈妈,你能不能换个职业?”2月10日晚,南通市看守所女子中队管教民警马玲玲在与家人视频聊天时,女儿因为想念妈妈,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们不能出监区,活动空间也仅限于高墙里面。”马玲玲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勤务模式调整带来的新鲜感已经褪去,更多的是环境带来的窒息和压抑感。为了应对监室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24小时电台常开的她,晚上神经更是紧绷,“这么多监室这么多人,或多或少会有事情要去处理。”每当这时候,丈夫总会给马玲玲打气鼓劲。